大田农业网

首页 > 正文

当“撒野式”越野遇上“网红式”县长

www.pednoy.com2019-09-17

  原标题:当“撒野式”越野遇上“网红式”县长

  近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县长刘建军意外成了“网红”。面对多辆越野车碾压多伦县境内草原的行为,刘建军数次通过快手、抖音等新媒体社交平台,公开喊话并征集涉事车辆线索。

  “县长开直播”一事经舆论发酵后引起广泛关注,不久,陆续有涉事越野车司机和越野活动组织方主动归案,接受罚款、恢复植被和公开道歉等处理。一名发布视频挑衅刘建军的越野车司机也被所在单位开除。

  刘建军为锡林郭勒草原讨回了公道,不过,在自驾游和深度游持续火热的当下,许多曾经人迹罕至的地区在迎来游客和收入的同时,都遭遇了类似的生态及环境破坏。

  既想提升当地经济效益,又要保证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网红”县长的经历或许难以复制。业内人士认为,要给撒野的游客拴上缰绳,除了制定与实施更具约束力和执行力的法律法规,营造文明旅游的社会氛围,做到防范于未然,也同样重要。

  涉事者公开挑衅 县长“直播”喊话

  7月28日,多伦县发生了数辆越野车肆意碾压草原的事件。从网上的视频能看出,几辆越野车从草原湿地驶过,泥土飞溅,草原被碾出多条沟槽。

  多伦县草原生态综合执法大队副队长王立堂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事发点设有放牧点,有供正常行驶的车道。从视频和现场勘探来看,越野车并未按车道行驶,而是径直越过草原,导致8.1亩植被遭大面积破坏。

  接到群众举报后,多伦县政府成立工作小组开展取证调查。县长刘建军通过快手、抖音等平台曝光了相关视频,并直播喊话要求涉事司机主动投案。据他回忆,迫于压力,很快有2名北京越野车司机和2名本地越野车司机归案,接受了罚款、恢复植被、公开道歉等处理。

  但仍有人拒不认错。8月5日前后,一名光头男子以一辆满是泥泞的越野车为背景,录制视频炫耀道:“建军,我到家了,你还追呢?认识这车吗?开回来了。”面对挑衅,刘建军再次通过社交平台向网友征集涉事车辆线索,斥责车主“破坏大草原,良心何在?”

  至此,这起事件引起了社会舆论广泛关注。

  8月10日,自驾游活动的组织方北京洪坦汽车订制改装中心总经理李彬就此事录制视频向多伦县人民政府和县长、广大媒体及网友、社会公众公开道歉,将发布挑衅视频的员工邵某开除。李彬同时表示,今后每年将组织员工在多伦县义务植树10亩以上,并发起“种多伦一亩树,为北京蓝天作贡献”活动,倡导“绿色环保”越野精神,为生态保护与建设作出贡献。

  用一种“不走寻常路”的方式,多伦县为“受伤”草原讨回了公道。

  有法可依 执法不易

  锡林郭勒草原并不是遭生态破坏的第一地。今年五一假期,成都一自驾车队进入四川省理塘县格聂神山景区,在核心景点“格聂之眼”周边驾车反复碾压草皮、植被,还将拍摄的视频上传至社交网站。

  事后,虽然该车队对其行为公开道歉,并接受罚款、恢复植被等处罚,但格聂神山景区管理人员表示,由于事发地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高寒地区,植被恢复要10年以上的时间。如果破坏造成沙化,“格聂之眼”景点甚至可能随之消失。

  随着自驾游、深度游的兴起,类似脆弱生态遭游客蓄意破坏的事件时有发生。但似乎只有当其以各种方式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强烈关注后,追责、处罚工作才能顺利且迅速地推进。

  《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第七十条规定:非抢险救灾和牧民搬迁的机动车辆离开道路在草原上行驶或者从事地质勘探、科学考察等活动未按照确认的行驶区域和行驶路线在草原上行驶,破坏草原植被的,由县级人民政府草原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恢复植被,可以并处草原被破坏前三年平均产值三倍以上九倍以下的罚款;给草原所有者或者使用者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但事实上,许多破坏行为要找到涉事人员,本身就不容易。”多位草原生态执法人员向记者表示,由于草原面积大、人口少,除非有牧民举报或涉事照片、视频被上传至网络,很难在第一时间发现破坏行为并调查取证。

  记者注意到,早在8月6日,多伦县政府就通过网络平台发出警示,要求涉事汽车改装中心按照多伦县草原生态综合执法大队通告,限期接受法律制裁。但直到8月10日该自驾游组织方主动归案,此次碾压草原事件才得以处理。

  “区域阻隔在客观上加大了执法难度。”法律人士向记者解释道,按我国法律规定,越野车主破坏草原后回到北京,多伦政府方面就无法直接对其展开执法行动,“这在一定程度上让不少有违法违规行为的外地游客逃脱了处罚。”

  或许正因为此,刘建军才会说:“为了保护草原,我不介意成为‘网红’。”

  带走美丽回忆 留下文明踪迹

  “几乎没有哪个多伦人没有参与过治沙止漠。”说起用新媒体手段“死磕”碾压草原者的原因,刘建军如此表示。据他介绍,多伦县早年寸草不生,植被恢复全靠20多年来人工植树植草,非常不容易。

  “格聂之眼”被戴上“黑眼圈”后,在专家指导下,理塘县政府采用人工撒播的方式在被破坏区域播种了一些适宜在高原地区生长的草种,并在景点周围设置约1500米防护栏,防止车辆进入该草原。据无人机航拍的全景照片显示,经过几个月时间,“格聂之眼”景点周围植被恢复良好。

  相比于难度较高的事后处罚与生态恢复,目前,多地已越来越注重在全社会倡导和建立文明旅游的风气,防范于未然,缓解经济效益与环境效益间的冲突。

  今年7月,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发布“文明游园倡议书”和“不文明游园行为黑名单”,遛狗、喂鱼、使用超分贝音响等行为均被列入“黑名单”,并通过在显要位置张贴、院内广播等形式进行宣传,有些公园还设置了“不文明游园行为曝光台”,公开游客私挖野菜、野泳等行为的现场照片,并配上警示文字。

  “‘黑名单’的出台,能让市属公园加强对不文明行为的治理和曝光力度,更重要的是,要让包括游客在内的社会力量参与共治,营造做文明游客的氛围。”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

  此外,包括南京、西安在内的多地都出台了游客不文明行为管理办法,将破坏公共环境卫生、损毁旅游目的地文物古迹等情形纳入“个人旅游档案”,记录期内,该市民将被限制进入规定的旅游景区及不予办理组团出境等服务。

  “草原欢迎更多自驾游、深度游团队的到来。”刘建军说,他最初开通快手、抖音账号就是为了让世界看见多伦的美,“但越野不是撒野,我们更希望游客带走美丽的回忆,留下文明的踪迹。”(记者 李玉波)

  (责编:管福华(实习生)、岳弘彬)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m.jtlddq.cn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