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田农业网

首页 > 正文

【湖北日报】高校新生入学面面观

www.pednoy.com2020-01-29

  9月,我省高校数十万新生相继迈入大学校园。这些新生绝大多数是“90后”,也不曾远离父母。于是,浩浩荡荡的家长团陪伴他们来上学,在衣食住行上照顾得细致入微。

  怀着望子成龙的殷切之心和心疼孩子的关爱之情,父母们省吃俭用、不惧辛劳,却唯恐孩子们吃一点苦、受一点罪,希望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予孩子,为他们遮风挡雨。这种爱令人感动、也令人心酸,但又发人深思:怎样做,才是真正的为了孩子好?

  学校:改变源于“以生为本”

  16日中午,武汉大学经管学院数理金融专业新生丁小丹结束一上午的军训后,回到装有空调的宿舍。她高兴地说:“真是幸运。尽管这几天天气很炎热,但在宿舍里可以舒适安静地自习。父母也对我将要住4年的地方十分满意。”

  武大对本科生已完全做到了四人一间。今年暑期,该校启动空调进学生宿舍计划,经供电部门改造线路、调整负荷分配后,在工学部5舍和湖滨8舍这两栋学生宿舍的228间寝室里安装了冷暖双制空调,可惠及800多名学生。为此,学校共投资140多万元整体维修、铺设电缆,安装空调、电扇。今年,还将有13栋宿舍通热水开水;明年,空调和热水进宿舍工程会全面铺开。

  近几年在我省高校,学生们的学习环境和生活条件确实越来越好。这些改变源于高校“以学生为本”的理念,希望为他们创造更加良好的学习生活条件。

  武大不仅为部分宿舍安装了空调,还专门为20余名身高在1米9以上的新生定制了一批加长床板,让他们睡觉时不必弯着身子。

  武汉理工大学国际教育学院也在暑假里对升升公寓K栋的140间寝室进行了改造,统一安装热水器、空调等,并改造了电网系统,以便学生自愿购买使用洗衣机。

  记者在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的学生宿舍看到,楼顶上坐落着庞大的空气热泵,这是集中供热系统的一部分。该校已为20栋学生公寓全部安装了空调和热水器,无论是每年住宿费1200元的四人间,还是每年900元的五人间,所有新生、老生都可自愿选择是否享受。有关负责人介绍,空调电费和热水器使用所产生的费用都由学生刷卡,如果不愿使用,不会产生任何费用,学生也可选择使用免费电扇和费用低廉的公共澡堂。大力改善住宿条件,是为了给予学生更多选择。

  湖北大学知行学院的所有宿舍也安装了冷暖双制空调。每间寝室住6个人,带内阳台和卫生间,住宿费并不贵,每年800元,还按照每月每人8度电的标准补贴用电。来自黄冈的家长吴女士陪儿子来报到时并不讳言:就是冲着空调宿舍报考这所学校的。

  家长:儿行千里母担忧

  去年秋季开学,武大校长顾海良教授与新生家长对话时,一位母亲泪流满面地诉说:“我女儿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需要空调!”

  尽管该校从今年暑假开始为学生宿舍安装空调,前不久在校领导与新生家长面对面的现场,家长们提问的焦点仍集中在宿舍条件上。一位父亲说:“我3天前就来到了武大,光顾了校内几个餐厅,吃的方面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可孩子住得实在不太习惯,宿舍通风不好,特别是卫生间没热水洗澡。”

  随着生活水平日渐提高,“90后”的生活条件比过去要优越得多,所吃的苦也相对少得多。孩子即将脱离父母的羽翼独立生活,爱子心切的父母们总是希望尽量为他们安排好一切。

  于是,在我省高校新生入学时,一个又一个耐人寻味的小故事不断发生:学生志愿者帮新生搬运的行李中,时常有小洗衣机、微波炉、小冰箱等小家电;为了帮孩子住上比较满意的寝室,有的家长托关系、找门路,甚至吵闹不已;许多新生到了寝室后,扫地、铺床、整理行李都由家长包揽;新生军训现场,有些放心不下的家长在一旁“陪练”……

  新生张梦娇说,爸爸妈妈陪着自己一起来报到,看到寝室不大,4个人同时坐下就会背靠背,也没有独立卫生间和阳台,便有点失望,不过好在寝室里装了空调,他们就比较放心地回家了。

  新生小王报到时,王妈妈无意中听旁边一位家长谈起:高中时一心学习的孩子根本没洗过衣服,现在独立生活了,内衣和单薄夏装还可以手洗,厚衣服怎么办?一办完入学手续,她就拉着一家人到附近买了一台小型洗衣机,摆进孩子的寝室里。

  新生小徐的寝室里,一台小冰箱格外引人注目,这是徐妈妈特意为女儿准备的。她说,在学校生活的条件比较苦,有台小冰箱,女儿军训后回到寝室就能喝冰饮料解暑,平时还可以买点凉菜、面包、酸奶放在里面,想吃的时候随时可以吃。小冰箱是自带直流电池供电,不受宿舍限电影响。

  在武昌某高校,张妈妈找到宿舍管理员软磨硬泡:“我的孩子一定要住在三四楼朝南的寝室,住宿费不是问题。”她认为一二楼下雨太潮,五六楼夏天会热,朝北的房间晒不到太阳太湿冷。写申请、开证明、重新排队,终于为女儿换了一间满意的寝室。她说:“孩子要在学校住4年,不选个好寝室,我怎么能安心回家?”

  学生:自己的路自己走

  父母们疼爱孩子的心无可厚非,也令人感动。许多高校纷纷引导学生,要学会感恩。在华中农业大学迎新点,一桶矿泉水上贴着“感恩泉”字样,老师和学长提示新生们为一路陪伴而来的父母倒上一杯水,说声辛苦、道声谢谢。与此同时,该校也拉出一条横幅:“放下心,放开手,大学的路我自己走。”让新生们在横幅上写下自己的“独立宣言”。

  其实,独自来校报到的“90后”新生也不少。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广西籍新生江国静,第一次出远门,便一个人带着一堆行李来汉;将近24个小时的路程,她却舍不得买硬座,花40多块钱买了一张半价的站票。湖北大学新疆籍新生贾美拉,独自坐了将近两天两夜的火车来到学校,不怕苦、不喊累,而是想着尽快找到勤工助学岗位,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

  尽管父母们难免担忧,但也有许多新生希望尝试独立,尽早融入新的大学生活,对相比家里要艰苦的生活条件并不是很畏惧。“最近武汉天气确实太热。我们住的宿舍没有安装空调,连着好几个晚上都是打地铺睡觉,当然希望住宿条件能得到改善。”武大社会学专业新生胡文豪说,不过有些家长强烈要求为孩子调换宿舍,这就没有必要了。既来之,则安之。

  该校经管学院新生卢迅认为,对学生来说,学习最重要,自己初二便开始住校,生活上一般可以自理。与他住一个寝室的新生付爱军也笑言:“我自小出生农村,适应能力比较强。我们寝室的兄弟们都有着一致的观点:年轻时,多吃点苦也不怕。再苦也阻止不了理想的实现。”

  湖北工业大学新生彭小超家境贫寒,学费还是靠生源地助学贷款解决的,可父亲彭天宏宁可自己苦一点,也希望孩子能住好一点的宿舍。不过,为了让父母负担轻一点,彭小超还是选择了每年只要500元的6人间。他说:“住宿条件对学习不会有什么影响。”

  老生们也纷纷用亲身经历为刚入学的学弟学妹提供借鉴。湖大新闻专业2008级学生沈小晓告诉新生们,她进校时也曾被分到最差的宿舍,当时许多家长还联合起来要求学校换公寓。“我们学生自己倒表现得还比较淡定,我就劝爸妈不要过于在意。住在这样的宿舍里,还不是出现不少优秀学生。个人的成长与发展,其实跟住什么宿舍毫无关系。”

  真正想学习并非取决于环境与条件不同年代的大学生一席谈

  中国工程院院士傅廷栋(50年代大学生):

  “当年我、陈耀邦还有武汉大学的一位陶教授就住在一个寝室。”4日晚,傅廷栋院士走进华中农业大学荟园5栋新生寝室,与刚刚入学的2010级学生及陪同的家长一起畅谈人生。他回忆起自己读书时的事情,令新生们感佩不已。

  如今,华中农大博园10栋332室(原6栋332室)门口还挂着一块牌子:中国工程院院士傅廷栋、原国家农业部部长陈耀邦1962-1966年在校学习期间在此居住。

  傅廷栋院士是上世纪50年代的大学生,1962年开始读研究生,和陈耀邦住在同一个寝室。当时,寝室窗户都是漏风的,墙面还常常结冰,生活条件很简陋,却走出几位大人物。

  两年前,傅廷栋和陈耀邦回到这间寝室,还能清晰回忆起当年的点滴生活细节。他们勉励现在的年轻学子珍惜青春岁月和校园生活,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武大高教所副所长胥青山教授(70年代大学生):

  “为了给学生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高校都在大力改善学生的生活条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学校适当或逐步地进行改善是可以的。不过,真正想学习的话,并非取决于环境与条件。”胥青山教授指出,如果能有良好学习和生活条件当然更好,但主观意志更为重要。学生们吃点苦也是好事。1977年,胥青山在原武汉水利电力大学上学时,住的是8人间,远远赶不上现在的宿舍条件。在路灯下、厕所里学习过,在被窝里打着电筒看书,炎热的天气里将脚泡到冷水里学习。艰苦的条件并没有困扰他的学习决心。

  他认为,现今独生子女比较多,家长们难免看得比较娇贵一点,但不能因此溺爱孩子,甚至因为孩子在学校吃点苦就怨声载道、指责学校。“有家长说宿舍条件不好会影响孩子学习,这是错误的想法。大学生应该学会吃苦,乐于经受磨砺和挫折。熬过寒夜的人,最懂得太阳下的温暖。”

  武大文学院党委副书记王怀民(90年代大学生):

  对1993年至1997年在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教育专业读书时的情景,王怀民至今记忆犹新。7个同学住一间寝室,睡的是4张木头高低床,桌子据说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开始用了。当时的寝室别说空调了,连电扇都没有,一楼还经常是阴暗潮湿的。“整个西区宿舍的条件都差不多,而且比上高中时的集体宿舍条件还是要好多了,所以大家并没有把心思和注意力集中在住宿条件上,而是尽快确定自己努力的目标和方向。”王怀民说,大学是独立生活的开始,父母再心疼子女,也应该及早放手,让孩子们早点独立走向新的人生阶段。

  他认为,进大学之前,大多数学生的个性都被升学愿望压制;进大学之后,个性有了发芽的土壤和环境。“90后”应选择做自己的主人,及时发现自己的个性、特长并尽力去发展,而不能仅从讲究生活条件的狭窄视野看待全新的大学生活。

  在汉留学生这么看

  斯洛伐克留学生伊娃娜:“虽然来到武汉没多久,但我一点也不寂寞,这里有很多新朋友。这不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以前在斯洛伐克上学时,学校离家很远,我就是一个人住,自己照顾自己。”

  非洲留学生韦丽卡:“当年,我拿着有中文有英文的地图,一个人从火车站坐出租车来到华中师大,还找到了自己的宿舍。开头一个月,我每天给家里打两个电话,但现在已经不这样了。虽然是第一次离开父母身边,但从没想过要父母送我上学。在我们那里,大多数人从中学开始就一个人在外生活了,很少有人上大学了还依赖父母。”

  斯洛伐克留学生娜塔丽娅:“听说在华中师大,有几百位家长因为送孩子入学而睡在体育馆,这让我感到非常吃惊。我觉得中国父母陪孩子来上大学,是一件很有人情味的事情。但更多时候,我认为父母应该培养孩子独立生活的能力和责任感,那样会更好。”

  日本留学生玛丽:“在日本,孩子如果考上离家很远的大学,父母也会送孩子到学校,帮忙搬东西。但是从那以后,学生们就会开始学习独立,摆脱对家里的依赖。”

次数不足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